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很遗憾,“鲍毓明们”并不怕热搜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麦杰逊

ID:wy-xcs


01鲍毓明工作室粉丝破万且还给性侵热搜点了赞


昨天,网络上出现一条热搜,这条热搜的内容是:#建议有性侵记录者不得从事未成年人工作#



这条热搜昨天长时间一直被顶在热搜榜的第一位,而且当时《人民日报》等众多官媒,也都在转发这条热搜。


而在这条热搜下面,被顶得最高的网友评论,大都提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鲍毓明:



然而就在众多网友纷纷提到鲍毓明的这条热搜上,有一个人,也去给这条热搜点赞了,这个人的微博名称,就叫“鲍毓明官方”



查一下你会发现,这个“鲍毓明官方”,其实就是鲍毓明工作室的唯一官方账号,而目前这个工作室的官方账号,粉丝已经破万:



而在鲍毓明作室的这个官方账号上,被置顶的一条微博,内容是:“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这就是鲍毓明工作室的账号情况。那么鲍毓明本人账号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02鲍毓明不仅成了金V,还有了粉丝团


鲍毓明案发生后,他首次发声时,他当时的微博加V的颜色,还是橙色的,而且当时粉丝只有7000多人:



而如今,鲍毓明的微博账号已经成了金V,而且粉丝数,也已经达到了17000多人:



这意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仅仅半个月,鲍毓明的粉丝就增长了10000人,平均每天增长600多人;


而且鲍毓明的微博权限,也由原来的普通权限,变成了拥有专属的客服专属推荐渠道、专门热门曝光渠道、专属权益、赠送会员、相应功能优先体验使用的优先权限。




而且不仅如此,鲍毓明还有了粉丝团。


例如在微博超话上,就有很多人,为鲍毓明组了一个“鲍毓明律师后援团超话”:




而且在网络上,还有很多人亲切地称鲍毓明为“鲍爷”,还说他“风流天下”:



是的,如今的鲍毓明,风评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一边倒的负面了。


如今,已经开始有一部分人,在慢慢认同鲍毓明,并开始尝试为鲍毓明说话。





03很遗憾,“鲍毓明们”并不怕热搜


那么,“鲍毓明们”有没有组粉丝团的权利?“鲍毓明们”有没有被一部分网友支持的权利?


当然有。我也承认李星星方提供的证据链,确实不比鲍毓明方提供的证据链更完整、更全面以及更有串联性。


但是,在调查结果未出之前,由于李星星是鸡蛋,鲍毓明是石头,我的常识告诉我,此时必须站李星星,否则在结果未出之前,李星星这颗鸡蛋,很可能就会碎掉。



但是站李星星之后,我们不得不开始思考几个问题,那就是:即便在无数网友的声讨之下,为什么鲍毓明工作室还是敢去给性侵热搜点赞?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网友,愿意去声援鲍毓明?为什么舆论对“鲍毓明们”,一点作用都没有?


想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就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事实上热搜这种东西,本质上只是一种舆论压力和道德约束而已,而舆论压力和道德约束对一些人而言,并不像法律一样具有威慑力。


例如2019年6月,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就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性侵了一名9岁幼女。案件曝光后,当时也有一堆人在网络上呐喊,而且头条新闻当时还发出了一个#孩子是我们的底线#的热搜接力,但是结果如何呢?


结果就是时隔一年之后,王振华案的进展是——仍在办理中。


而且与此同时,王振华的财富还蹿升到了420亿,比去年的财富增长了70%以上。


我之前也以为很多人都会怕热搜、怕网络、怕舆论的压力,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其实热搜对于“王振华们”和“鲍毓明们”而言,并不具有什么威慑性——因为这类人有自己的“粮仓”,他们不靠舆论吃饭、不靠颜面吃饭、不靠群众的眼光吃饭,所以热搜这种东西,真的影响不了他们多少。


一些人,只要他们善于钻空子,那么只要风头一过,那些热搜和舆论,其实对他们今后的生活一点影响都没有。


这类人,真正能威慑他们的,是法律。但是如今的情况是,目前的法律,可能真的拿他们没办法。




04我们该折腾的是法律,而不是热搜


为什么法律拿王振华和鲍毓明没办法?


因为在王振华案中,只要王振华坚称自己只是对9岁女孩进行“猥亵”而不是“强奸”,那即便我们再在热搜上喊破喉咙,王振华也大概率还是会被轻判。


再如在鲍毓明案中,只要鲍毓明坚称他与14岁后的李星星是“恋爱关系”、是“自愿的”,而李星星并非“被强迫”、“被性侵”,而且他若还能拿出多方面的证据证明自己,那即便我们再在热搜上喊破喉咙,鲍毓明也大概率不会被严惩。


因为公安机关和法官们只认证据和法律条款,不认热搜。


热搜这种东西本来就只是一种道德工具,它不可能用来震慑所有人,特别是一些“人精”们。




在很多未成年性侵案中,由于未成年人缺乏证据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而性侵一般又多在隐秘环境下发生,所以此时一旦证据链达不到公安机关的立案标准,那最后导致不予立案的情况其实是很常见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此时我们该专注的点,就应该是放在呼吁完善法律上,而不是放在呼吁刷热搜上。
例如当鲍毓明案发生后,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就称,在未成年人受到性侵的问题上,我们目前的立案制度并不完善,因为未成年人缺乏证据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所以当面对未成年人受到性侵时,我们的法律应该要确立一种“报案即立案”的制度。


还有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罗翔也称,在被害人与侵害人之间有特殊关系时,应将性同意年龄提高到18岁。理由是这时法律实行的是一种家长主义,通过限制未成年人性自由和处分权来保护她们的性利益。如果没有限制,一定会导致强者滥用对弱者的优势地位,造成强者对弱者的性利益剥削。


▲网红教授罗翔


所以当面对一些法律模糊地带的案件时,建议及时补上法律的漏洞,这才是我们普通网友最该呼吁的。


否则即便我们这次靠热搜制裁了一个鲍某某,若法律还是不完善,那下次肯定还会出现赵某某、李某某、刘某某...




热搜这种道德工具,只能用来让人进行自我约束,而不能用来约束他人。


所以在面对一些“人精”时,用热搜进行“道德制裁”是无用的,也是无意义的。


因为你要知道,一些恶人并不配用道德去施压,他们只配用法律来惩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