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美国N号房内幕曝光:「我每天被卖20次」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电影工厂ID:vipidy

从韩国的N号房,到高管侵犯养女一案背后牵出的“网络送养黑产链”


这一桩桩事件令人发指,不断刷新道德的底线。


厂长不禁又想到那老话——


永远不要高估人性的善,也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恶。


因为“恶毒之花”顽强的生命力,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你敢信?


就在21世纪的美国,存在着一家可以贩卖女性并进行性交易的网站。


尽管它被“群起而攻之”,却十年屹立不倒 


《我是无名女》



可怕。


厂长看完竟无语凝噎。


因为从来没有一部纪录片,让人感觉既可笑又无力,觉得阳光无法照耀黑暗。


短短98分钟,是个倍感煎熬过程。


但它有其存在的价值,我们应该听到她们鼓起勇气的呐喊——我是无名女



何为无名女?


在这里它代指被人贩子拐卖,之后被挂在网站上买卖交易的女性群体。


片中,镜头主要聚焦在其中的未成年身上:


艾玛,13岁。


她性格开朗,活泼好动。


某天在下课回家后,艾玛出门跟朋友举行返校party,结果,不幸发生了。


在路上,她被由陌生女人带头的一伙人强押上车,随后消失无踪。



在艾玛消失的270天里,她的妈妈疯狂的通过网络寻找女儿。


直到她进入一家名为Backpage的网站,页面上,被置顶到TOP3的链接引起她的注意。


标题被星星和心的符号标注,关键词是鲜嫩



艾玛妈妈点进去才发现,自己偶然进入了网站的援交版块,让她心碎的是,女儿艾玛的照片赫然挂在上面。


之后,她按照页面上的步骤,购买援交服务,至此艾玛才终于被解救出来。



但,人贩子获刑5年得到惩罚,可带给艾玛的伤害却一时难以平复。


她被逼染上毒瘾,在被关押的日子更是遭遇了非人的待遇:被枪射、被刀捅、被火烧,艾玛的头发被剃光,身体被揍出淤青......



艾玛仍受噩梦困扰,她的父母则整日以泪洗面。


正如她妈妈说的,他们的家庭不可能再回到女儿被拐卖之前的样子了。


可让她更寒心的是,当她向Backpage网站提出删掉女儿照片的时候,竟被对方义正言辞的拒绝。



哈?


这波操作让人费解。


于是,艾玛的妈妈开始了孤独的战争,她认为这家网站协助拐卖,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决定拿起法律武器。



而厂长之所以用“孤独”二字来形容这反抗之路,因为对手实在太强大。


要知道,Backpage是美国第二大分类广告网站,收益上亿美元。


人们可以通过商家投放的广告信息,购买沙发、电视、电子游戏等所有生活所需。



与此同时,Backpage在性广告领域尤为突出,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


它的业务版图涵盖全球97个国家的943个地区,提供17种语言翻译。


而现在,因为“援交版块”,Backpage成了很多家长眼中滋养拉皮条客的奸商。



据不完全统计,美国每年大约有160万儿童,她们在几小时内消失无踪,上千名被卖掉当性奴,经历着不断地被强奸。


比如前文提到的艾玛;


再比如姬丝。


她是在回家路上被拐卖的,后来警探在Backpage上发现她的照片。


被救出的姬丝一度自卑、抬不起头。


这个当时还在上7年纪的小孩,看到妈妈哭、情绪崩溃后,将一切的错都归咎到自己身上。



同样,没有教科书会教父母当孩子被强奸时,应该怎样做。


姬丝的父母手无足措。


但,他们想搞明白的是,如何让一个爱玩足球的小女孩在36小时后,在网上当做性奴交易?!



艾玛的妈妈提起上诉,败诉了。


姬丝的父母找遍律师被数次拒绝,好不容易有人愿意代理,可结果无一例外的以失败告终。


这是为什么?


因为法院认为Backpage网站无过错,且符合《通讯风化法案》。


该法案于互联网刚兴起时签署,其230条规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无需为第三方用户的言行负责。


也就是说,传播无罪,只有直接进行贩卖、交易的用户有罪。




但正如业内人士的质疑,或许Backpage并非主动刊登交易信息,但因为这些交易获取巨额盈利,难道不需要承担部分责任吗?


可以说,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年间围绕“法案230条”的争议声不断,提出修改的建议层出不穷。



对于这部分涉及专业领域的,在此不过多阐述。


厂长想着重说说Backpage的丑恶嘴脸,在高层卡尔、吉姆拉金的带领下,该公司脸皮比城墙还厚。


所做行径令人咋舌!!!




比如,他们极其会做表面功夫,玩公关6的一批。


面对人人抨击的未成年交易,该公司主动行动,声称要成为“网络警察”。



设置专门的岗位不停地视察,纠出违法交易;


屏蔽且删除标题中具有诱导性的敏感词汇,出台统一的平台信息守则。



听起来,他们也算尽职尽责。


可实际上呢。


只是换一套马甲而已——


“来这里,一百元给你性服务”不行;


“脸朝上,屁股朝下,过来看某某80元特价”就ok。



甚至,还玩的越来越高级,衍生出一套表情包暗语。


你知道小水滴没有雨伞是什么意思吗?


是不用套套的意思......



除此之外,Backpage背地里还给未成年性交易提供各种便利。


其高层卡尔的博文里,就曾写怎样隐藏交易人自己的名字;



包括联系方式,也可采用拼写和数字交替的形式呈现。


无疑,这些做法都阻碍了执法部门的监督。



而当visa卡等按照民意停止对该公司服务后,他们则紧接着支持比特币支付,允许使用预付信用卡。


总之,他们会排除万难,替皮条客们捍卫赚钱的不法路,给自己披上合法的外衣。



更让人无语的是,面对社会的指责、律师的质问,该公司仍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就是合法的,没有理由承担任何过错。


可以说,在整个调查审问的过程中,以高层卡尔为首的Backpage团队,从未配合任何调查、提供任何资料。


他们没有羞耻感!



面对镜头,他们永远会搬出“法案230条”。



要么是“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要么直接拒绝出席听证会。



就连会上的主席也表示,自他在委员会工作数年,从没有见过一个证人抵抗传唤。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Backpage永远站在胜诉的一方。


这使得无数受害者,无数法律从业者难以理解,他们站到统一战线,对它持续发起全方位的诉讼,战斗到底。



正如受害者妈妈说的——


这件事情发展到今天,不再是法案的问题,也不再是Backpage的问题,我们面对的主要是一个道德问题。



尽管纪录片最后,这场战斗依然在继续。


但好消息在2017年传来,《通讯风化法案》被修订,Backpage背后的那些人终究难逃制裁。


2018年,该公司被依法查处。


写到这儿,厂长心中五味杂陈。


有对身陷魔爪未成年女孩的心疼,有对决意对抗到底律师的钦佩,但更多的,是对钻法律空子、拿网络自由当庇护伞资本家的愤怒!


这大概就是罗翔老师说的,有些人学法,学着学着就超越了社会常识的限制,丧失了人性吧。


但,此时此刻,厂长还是想说——


尽管人性之恶再一次让我们失望透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该习惯沉默。


因为沉默,不反抗,只会让恶人更肆无忌惮明目张胆。


正所谓:在黑暗的时刻不反抗,就意味着同谋。


勇敢面对。


像那些面对镜头,说出“我是无名女”的女孩们那样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