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跑毒终见晴日

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的第 131 期推送

不知你是否已经跑毒成功,还是刚看到机票被取消的通知,揪掉自己所剩无几的头发。


但最新的消息是,民航局已经批准了两家美国航司六月飞中国的航班计划了:
达美航空申请的是恢复西雅图和底特律至上海的航班,而美联航申请的是从旧金山到北京首都、成都和上海浦东的航班,以及从纽瓦克到上海的航班。

更详细的消息,可以参考21财经的截图——

不知道这条消息会不会让你松一口气,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跑毒成功的坎坷,谁跑谁知道。
继上回分享了留学生疫情“禁欲行为”实录后,今天打算分享一些跑毒历险记,当严肃参考也好,当马桶读物也罢,或许能塞你一口柠檬,或许可以让你拍着胸脯说一句“幸好没回去”。

完美隔离样本
跑毒者:北北航线:纽约-香港-上海-哈尔滨
隔离酒店:哈尔滨太平湖温泉度假酒店(五星)
人比人酸死人,尤其是在北北隔离的酒店面前,你的酒店就是个难民营。

正当广州的朋友们受尽东方景观酒店的折磨时,北北同学在温泉浴缸里扔下第三枚浴球。

澡毕,门口传来敲门声,是酒店服务员送来的晚餐,北北套上刚烘干的浴袍,今晚送来的是冬菇鸡四菜一汤,米饭还蒸腾着热气。


这个故事很简短,因为一颗柠檬它怎么吃都是酸的。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但要是可以,谁不希望在金窝里睡它个一辈子。
坏消息是这趟航班已经停飞了,香港的大门已经关闭。
豪宅终觉少,跑毒要趁早。


不完美隔离样本
跑毒者:Arbre
航线:苏黎世-法兰克福-北京-哈尔滨隔离酒店:会展中心丽枫酒店
比起北北,在瑞士上学的Arbre则坎坷得多。

疫情爆发初期,Arbre的中餐厅老板壕性大发,一跺脚砸钱包下一整架飞机回国,几乎是完美开局。

却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中途直接崩盘——

Arbre只好自己买机票回国,却碰上刚出台的集中隔离政策,但凡早回来一天就可以居家隔离了。
于是只好将无聊的酒店日常变成一篇篇小红书笔记,毕竟,嗯,当下也没有比花式夸隔离酒店更好的涨粉方式了。


回国的路起伏周折,但好吃好住的酒店还是激发了Arbre报效祖国的雄心壮志。

毕竟,都能回国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跑毒惊悚样本
跑毒者:Wenyi
航线:纽约-首尔-厦门
隔离酒店:厦门会展酒店
Wenyi说酒店人员不仅可爱和善,甚至还允许她点外卖,所以日常的烦恼是“厦门哪一家外卖更好吃呢”
她甚至羡慕能吃隔离餐的姐妹,直接杜绝了选择困难症的发作。
“虽然酒店每个中午都会发解暑凉食啦,”Wenyi说,“有冰绿豆汤、冰银耳羹、冰粉和红豆沙什么的。”


Wenyi的造作,止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生物入侵:


我查了一下“南方的蟑螂”是个什么概念,得出如下视觉结论:


我当场窒息。
主编LJJ曾一度想删掉这段采访,因为“觉得Wenyi太作了”。我问他难道不会感到害怕吗,他用广东话说:我哋从细就系同呢D曱甴一起长大噶(我们从小就是和这些蟑螂一起长大的)

Anyways,Wenyi的蟑螂后遗症持续了3天,在解除隔离当日,她收到酒店工作人员送来的一小束鲜花,以及一张总经理亲笔写的贺卡。
她看见酒店工作人员,依然要在30多度的湿热天气里每日全副武装,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一件不缺,心里有一些过意不去。
于是她发了朋友圈,配文:感谢每位辛苦付出的人们!


以上是有幸住在星级酒店的同学,下面跑毒选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跑毒翻车样本
跑毒者:小Zhe
航线:大阪-上海-北京-青岛
隔离酒店:如家
也不是没人尝试过与“五个一”赛跑。

小Zhe是应届毕业生,本来打算在毕业典礼后,与小姐妹拍拍毕业照,再在这个上了四年学的城市,抒发自己的诗情画意,于是买了4月的机票回国。
得知3月16日北京机场就要限流后,小Zhe将机票提前至3月30日,又在3月26日听说两天后“五个一”就要来了,大阪的航班全部取消。
爱情的力量拯救了坐以待毙的小Zhe。她的男朋友原地画了一张曲线回国的地图,并给小Zhe订到大阪-上海-北京-青岛的机票。

跑毒全过程朋友圈原文如下——
27号我没敢太早走,怕暴露在机场久了比较危险。
我掐点坐电车去机场,好巧不巧我这辆车到晚了一丢丢,对面那辆要换乘去机场的电车在我这辆都没挺稳的时候就走了,真的气炸。
赶紧出站打车,应该是我在日本第一次自己打车,名副其实的贵,一万就没了哈哈,不过安慰自己破财消灾嘛。
直到我跑到值机窗口那个时候心里的石头才真正落地。还好机场基本上没有人,值机也不用提前很久到。
后话就是30号的航班真的取消了,无比庆幸。
原来日本打车真的这么贵。
为了让我感受到她的心酸,小Zhe还给我截了一系列机票被取消的截图——


故事的最后,小Zhe给我分享了一张酒店看到的夜景。


小Zhe说她对这个隔离房间有了感情,到现在都记得房号是8318。

跑毒沉睡样本
跑毒人:YIYI
航线:大阪-青岛-烟台
YIYI也是这届毕业生,本来打算开开心心毕业回国,在经历了5次机票被取消后,终于买到了上述航班。

当她终于坐在飞机里,终于落地青岛的时候,她想着:太好了,终于回家了。大家都以为已经回到中国境内了,转机飞烟台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YIYI顺利地坐上了飞往烟台的航班,听着乘机安全演示广播,扣上安全带,想象着爸爸妈妈在机场等待自己的画面,不由得笑了。 
等她一觉睡醒她发现飞机已经停下了,她看了看时间,应该已经到了,正打算解开安全带下飞机,听见前排的乘客在和空姐争吵着什么。 她仔细一听,说的是“怎么还不起飞?”“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不能走?” 什么?难道还没起飞? 又在座位上等了一个小时之后终于等来了机长广播。 原来是因为YIYI航班前面有三架韩国飞青岛的飞机,其中有一架有发烧的人员。
机场正在紧急把所有飞机上的人员送往医院进行检测,一时之间,后续航班都不能起飞。 YIYI说她是下午四点坐上飞机的,最后飞机凌晨两点才起飞。她说她从来没在飞机上坐过这么久,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我想着应该安慰她一下,于是我说,“你该庆幸自己不是在美国留学,我每次坐飞机都是15小时起步的,不止感觉不到腿在哪里,连自己在哪里都感觉不到了。 她想了想觉得好像确实是我更可怜,于是又给我发了一些隔离餐的照片,希望能安慰到早上7点在写稿子的我——


可以,这很骚。

隔离日记写到这里就差不多进入尾声了。 我找了很多有隔离经历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听了很多故事,挑了这五个或有意思或新奇或坎坷的经历分享给大家看一看。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希望那些和我一样还没能成功跑毒的朋友能有个借鉴,给自己个心理准备,或者是给已经成功回国的朋友,提供一个分享快乐或者大力吐槽的空间。 看着那些机场的工作人员防护服上面写着“欢迎回家”,我真的很感动。
随着民航局批准了美国航司飞往中国的航班后,可以预见会有未来留学生跑毒回国的门槛会越来越低,也会有更多同胞顺利回国。 无论你碰到的是华丽的五星级酒店搭配微笑天使的工作人员还是不那么满意的隔离环境和不太合胃口的饭菜,都希望你能心怀感恩。 毕竟这个时候,能安全顺遂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希望想回国的朋友们,都能顺利买到机票,并且有一个好的隔离体验。

- End -

Evelyn
一个想让文字有声音的留学生一个想让留学生有声音的98后好啦 禁止套娃 很高兴认识你
往期文章精选(点击标题进入阅读)Zoom,当代教育大型事故现场留学生“禁欲行为”实录(疫情版)这一届留学生要失学了。
留学生隔离时期抑郁图鉴这届留学生,严重缩水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只有不到7.3%的留学生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你真的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