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美国大学生开始流行找网课家教,在Zoom上课后补习班爆流行...?

疫情下的2020年秋季学期,真的是折磨得留学生们心力憔悴。从川普限制留学生上网课,到美国至今仍未取消的入境限制政策,让不少留学生迫不得已在国内上起了Zoom University,甚至整个留学计划都被打乱。而美国大学生也没有好到哪去,虽然没有时差,但是网课也快逼疯了他们....


接下来学霸君还会更加努力给大家带来考试干货、学霸技能、和备考经验的!快来点击标题下方的北美学霸君关注我,么么哒!

文 | 比肯

From 造一座灯塔

微信号:lighthouse-academy


艾丽莎(Elyssa Katz)是一位三个孩子的母亲,最近她开办了一项中介服务,来连接通过 Zoom 在线上网课的家教老师 “ Zutors ”( Zoom Tutors 缩略词)和有需要的家庭。

目前她正在为“ Zutor ”一词注册商标。 艾丽莎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 Zutors 扮演着家庭教师、保姆和父母的天使的角色。Zutors 可以满足父母的要求:辅导孩子完成在线作业,并在课间休息时带他们出去玩。” 艾丽莎的客户包括美国的富人和名人,也包括那些因为工作而不能照顾孩子的普通人,她曾接到过远在汉普顿的家长打来的电话。 中介费从 700 美元到 1000 美元不等,艾丽莎和她的团队会面试家教候选人,进行背景调查,然后将他们匹配到合适的家庭。 家教和照顾孩子的服务收费,从每小时 20 美元到 65 美元不等,如果一名家教一周工作 5 天,每天工作 5 个小时,那么每周的费用就相当于 1625 美元。不过艾丽莎说,费用因服务类型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在洛杉矶,有的家教服务收费高达每小时 125 美元。一些家长说,“ 我愿意尽一切可能给我的孩子找一位家教”, 对他们来说,相对于教育而言,钱并不是那么重要。 随着美国敲定秋季学期的计划,部分地方的课程将继续在线进行,一些家长开始与其他家庭组建起 pods 模式,一起鸡娃,安排他们自己的教育方式。 安排的形式有多种,从艾丽莎昂贵的精品家教服务,到有的家庭考虑租用公寓作为“微型学校”的空间,再到不那么正式的安排——寻求在线导师的帮助,他们可以每周为学生多提供几个小时的在线指导 这些安排的兴起证明,在学校史无前例地关闭之际,许多家长对孩子的健康和学业发展极度担忧。但它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些安排是否加剧了教育领域长期存在的种族隔离和不平等现象? 并非所有的家庭都是富有的,他们往往需要在传统学校体系之外寻找解决办法。例如,在家上学,这是允许父母合法地在公共教育系统之外操作的一种方式。 但与必须向所有学生提供服务的学区相比,像私人家教这样的资源对那些付得起钱的人来说是最容易获得的。重塑公共教育中心主任 Robin Lake 说,家庭选择其他人加入他们的社群的方式——取决于相似的社区、收入或能力水平——有可能加剧现有的不平等。 “我认为我们将看到的是,每个家庭只会选择与自己相似的群体。这种隔离在我们的学校系统中已经存在。而现在,情况只会更加严重。” 教育差距的扩大 美国教育体系的不平等,在冠状病毒出现之前就早已存在。 学校在很大程度上因种族和收入而分层,平均收入较高的学区对每位学生的教育项目投入的预算更高,而富裕的父母可以通过在昂贵地区购置房产来帮助孩子进入高档学校。 在加州,和其他各州一样,这些差异也反映在学生成绩上。2019 年,近 70% 的黑人学生和 60% 的拉丁裔学生未能达到国家的识字标准,相比较而言,只有 24% 的亚洲学生和 35% 的白人学生未能达到标准 研究表明,关闭学校将导致大多数学生学习进度放缓,一些学生可能将失去相当于一学年的学习时间。预计有色人种学生的损失最大,因为他们无法获得电子设备并连接互联网。 尽管现在估计私人教师的增加将如何加深教育分化还为时过早,但南加州大学罗西尔教育学院的教育政策副教授 Morgan Polikoff 表示,这种差距的扩大程度将取决于使用私人教师的普遍程度。 Polikoff 说:“如果只是少数非常富有的家庭选择为他们的孩子选择这种安排,那这和他们把孩子送到精英私立学校没有什么区别。” 他补充说:“如果这是一种影响到更多家庭的普遍现象,那么我认为,它可能会导致学业成绩的差距显著扩大。” 尖锐的问题 在旧金山,拥有营销学背景的家长 Lian Chikako Chang 发现,最近几周,教育辅导服务的需求非常大。“这不再是一个小众话题。” Chang 说。 Chang 在 Facebook 上为那些想要组建 pods 和微型学校的家长们创建了一个小组,几秒钟后,她就有了第一个成员。13 天后,超过 1 万名家长加入或请求加入她的小组。 Chang 承认,这个小组成立并发展得如此迅速,以至于还没来得及解决掉那些成立组织过程中的后勤问题,也没来得及采取保护家庭免受不公平待遇的措施。但她宣称,这个小组从一成立,就考虑到了其存在对于公平性的潜在影响。 她说,重要的是试图找到一种方式,让父母以一种不带有歧视的方式来询问彼此的私人问题。例如,父母可能会问对方,是否是因为一个家庭成员的工作让他们来到了这个社群,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会把一些工人的孩子排除在外——一些主要由黑人和棕色人种承担的工作。 “我们听到了人们对公平的担忧,也同意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现实是严峻的。家长有责任在学校无力负责时做出安排。” “ Pods 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随着学校持续关闭,落在父母身上的责任只会变得更大。支持者说,比如残障学生一直以来在线下接受的教育会改变。Lake 说,父母想要填补这一空白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是否会不加判断地,将那些对学校提供不了的特殊条件有需求的家庭拒之门外?” Lake 说,“我不会这样做。” 她提到 Oakland Reach 这样的组织,这家机构由来自奥克兰最差学校的学生和家长组成,它就是一个自己提出解决方案的团体的例子。Reach 已经创建了一个强大的在线暑期学校项目,计划持续到下一学年。 该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和执行董事 Lakisha Young 说,她仍然对她所在社区面临的不平等现象深感关切,但她希望人们能够理解父母们团结起来,为他们的社区创造另一种教育模式的重要性。 “这就是我所感受到的志同道合。家长们正在起带头作用。我只是不希望当人们谈论在线上网课时,认为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她说。
 "老师不应该因为这样做而受到批评" 推动这个市场的不只是父母和中介。
有些已经失业或因担心感染而不愿重返课堂的教育工作者,也在寻找如何运用他们的技能的方法。 Maia Lazar 在过去的四年中一直是洛杉矶地区的代课老师,是 Chang 的 Facebook 小组的成员,并希望被愿意为其支付每周 1000 美元的家庭或团体聘用,专门为他们的 pods 授课,因为这样的安排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她接触到病毒的机会。 Lazar 说,她同样关心公平,但不认为单独提供服务的教师需要因此感到惭愧 “单就老师提供单独授课这件事来说,它不应该受到批评。”她补充道,她正在帮助组织那些愿意为无力聘请家教但又需要帮助的家庭贡献时间的教育工作者。 最近几天,Facebook 小组的一些成员提出了创建更具包容性的 pods 的想法,包括努力从黑人或拉丁裔家庭中招募学生,并资助他们的学费。 但 Lazer 认为这种做法令人担忧。“你看到人们说,他们愿意赞助一个有色人种,但这种做法也会带来问题,因为它假定所有的有色人种都没有更好的渠道,从而需要被帮助。”她说。 与此同时,一些教育工作者正在接受 pods、微型学校和私人辅导也是教育系统一部分的观点——至少在加州是这样,那里的大多数学校短期内都不太可能实现线下复课。他们转而关注如何使这些学校变得更加公平。 Elisha Smith Arrillaga 是 West 教育信托基金的执行董事,这是一个关注教育正义的研究和倡导机构。她说,最近几天她一直在回答许多关于 pods 的问题。 她说:“我们不能规定个别家长的选择,但在确保无论高收入家长们做了什么,弱势学生都能够得到他们所需要的这件事上,我们的努力还不够。” “这些 pods 的出现意味着我们需要更迫切地寻找为每个学生提供他们需要的一切的方法。”
升学指导行业也是如此。
无论是美国寻求升学指导的家庭、学生,还是中国寻求留学咨询服务的家庭,同样在面临教育不公平的困境:只有富有的家庭,才可以享有更好的升学指导和留学咨询服务,并因此录取更好的学校,受到更好的教育。

本文系授权发布,By 比肯,From 造一座灯塔,微信号:lighthouse-academy。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