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20年后,J.K.罗琳被《哈利·波特》踢出局:他们终成了政治正确的食死徒。



电影《哈利·波特》已经20岁了。

20年,足够成就经典,足够影响一代人的观念和生活,足够见证一个时代。

◎ 20年前,《哈利·波特》电影中三位主角的合影。

图片来源:The Sun
但是,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20年过去了,《哈利·波特》的原著作者J.K.罗琳(J. K. Rowling)却备受冷落,要被一些人刻意「遗忘」,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这是怎么回事呢?
2021年11月16日,HBO宣布,将召集电影《哈利·波特》成员重聚,以纪念系列电影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于2001年11月16日在美国上映。

◎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电影海报。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参演电影的众多演员都将被邀请参演纪录片《哈利波特 20 周年:重返霍格沃茨》(Harry Potter 20th Anniversary: Return to Hogwarts)。
该影片将于2022年1月1日发布,目的是「向电影幕后制作的魔力致敬」,可既然是展现电影的「幕后」,片方却只打算把原著作者J.K.罗琳放在历史档案部分。
片方不打算邀请她,甚至都不想提到她。
不只是片方这么对待J.K.罗琳,演员们也几乎与罗琳进行「割席」,他们在各自的推特上都分享了重聚的细节,却刻意避免提到罗琳。
之所以罗琳受到了这种冷遇,原因就是她前一阵「祸从口出」,说了「政治不正确」的话。
2020年6月7日,J.K.罗琳发了一篇推特:

「『来月经的人。』我敢肯定以前有一个专门的词是用来形容这类人的。谁来帮帮我。囡人?奻人?釹人?」


◎ J.K.罗琳推特原文。

图片来源:Twitter
这篇推文意思很明显,罗琳在挖苦那些持「政治正确」观点的人,认为他们已经忘记了生物学上男性和女性的区分。

不过,这件事的源头其实在2019年。从那时开始,罗琳的言论就不断被攻击,她被排挤和边缘化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2019年,英国女权主义者玛雅·福斯塔特(Maya Forstater)在网上发表了自己对于跨性别者的看法,她认为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变性和真正意义上的改变性别还是不一样的。
结果,她因为言论丢掉了工作,并被法庭指控,说她在推文中使用「攻击性和排他性」的语言,甚至还被戴上了「专制主义」(absolutist)的帽子。
当时,罗琳就站在了她这一边,认为对她的打击是荒唐的,她发推文说:

「只是因为一个女性说性别是真实存在的就强迫她失业?」


不过,她的质疑没有给福斯塔特翻案,自己反而被卷入其中,马上遭到全球跨性别者联合抵制。
紧接着,《哈利·波特》两大粉丝网站MuggleNet和TheLeakyCauldron也发表声明,与她「划清界限」,不再发布她的照片和引用她的言论。

◎ 《哈利·波特》粉丝网站TheLeakyCauldron(破釜酒吧)发布的声明节选。

图片来源:the-leaky-cauldron.org
从这时起,《哈利·波特》就和作者J.K.罗琳人为地分开了,罗琳也几乎「社会性死亡」。
在欧美网络上,罗琳被冠以「恐跨症」的标签,一些人认为她反对跨性别者,对他们带有偏见乃至歧视。
歌手玛丽·兰伯特(Mary Lambert)评价罗琳的推文「令人作呕」,LGBTQ组织GLAAD则认为:

「罗琳继续与一种意识形态结盟,这种意识形态故意歪曲关于性别认同和跨性别者的事实。」


这些批评在2020年渐渐形成了对罗琳的口诛笔伐,直到她无法被邀请参加《哈利·波特》电影20周年纪念活动。
问题是,这样的政治正确,真的是「正确」的吗?
首先,从事实上看,罗琳是否构成歧视跨性别者就是一个疑问。
在罗琳的一些言语中可以看出,她对跨性别者对生理上男女之别造成的冲击感到担忧,但她不反对跨性别者的存在。
她曾说:

「我尊重每个跨性别者以任何他们觉得真实和舒适的方式生活的权利......如果你因为变性而受到歧视,我会和你一起游行。


◎ 2018年,尚未卷入「政治正确」风波的罗琳,出席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2:格林德沃之罪》的发布会。

图片来源:AP
显然,她不反对跨性别者,她反对的更多是对性别的消除,或借跨性别之名破坏以往性别的差异,比如,她反对跨性别男性在仍有男性性征的情况下去女卫生间。
然而,就算罗琳对跨性别者的确存在偏见,也不代表就应该那样对待她。
人都不是完美的,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偏见,只要这种偏见没有实际上伤害其他人,它就应该被允许和尊重。罗琳已经是56岁的人了,就算她对新鲜事物有保守的、落后的认识,这也是非常正常的。
何况,罗琳在道德上一直是进步的,甚至是激进的。她是女权主义者,多年来对女性或少数群体遭遇不公的现象极为关注。她曾说《哈利·波特》中的校长邓布利多是同性恋者,得到过LGBT群体的欢迎。
《哈利·波特》小说中也充满了罗琳对社会问题的反思。食死徒对麻瓜的迫害隐喻了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哈利和赫敏等人为解放家养小精灵(house-elf)做出的努力也象征着对平权的追求。

◎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食死徒在魁地奇世界杯上当众折磨麻瓜,以此取乐并制造恐慌。图为粉丝绘制的这一场景。

图片来源:Harry Potter Lexicon
然而,现在的「政治正确」早已变成「只要革命不彻底,就是彻底不革命」,罗琳的进步早已不能满足「政治正确」的胃口。
当罗琳说邓布利多是同性恋时,他们认为她做得远远不够,没有把所有人的性取向都公布出来,更没有在电影中表现出来。当罗琳坚持生理性别的存在时,他们大骂她是「恐跨症」。
在自由社会,罗琳表达自己的见解是自由,有人不同意她的见解或嘲讽她也是自由。可是,一旦超过言论的表达,落实到实际行动,就完全不一样了。
人们当然可以非议罗琳,但将其「社会性死亡」,不让她参加自己作品的纪念,这就实质上对她造成了伤害。
同样,一个自由、包容的社会应该容纳为跨性别者发声的人,也应该容纳非议跨性别的声音。而一旦跨性别者受到了不公待遇,也应该像保护所有人的人权一样保护他们的人权。
可在「政治正确」横行下,社会只允许存在一种声音,就是所谓「正确」的声音,这种声音要求保护弱势群体,而只要有人有异议,就围攻他、排斥他,甚至诉诸行动去打压他。
最后,要求保护弱势群体权利的人反而破坏了别人的权利。

◎ 2015年,罗琳在社交平台转发粉丝拼图,支持黑人女演员出演舞台剧版《哈利·波特》中的赫敏一角,当时的她还被认为是「政治正确」的代表。

图片来源:Twitter
罗琳的言论不会在现实上构成对少数群体的迫害,因为它不过是言论而已。如果认为她的言论不对,那就应该摆事实讲道理,驳斥她,与她辩论。
但「政治正确」的拥护者容不下辩论,他们事实上用他们最憎恶的方式迫害了别人。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说:

「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要爱生活,不要爱生活的意义。」


「政治正确」正是由于爱的是抽象的群体,而忽略了一个个具体的人,打击了具体的人。
罗琳就是一个具体的人。
他们只在乎远方的哭声,而对身边的哭声置若罔闻。
这样,他们就终究会走向自己的反面,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是与伏地魔作斗争的哈利·波特,最后却成为了伏地魔手下的食死徒。
在《哈利·波特》中,伏地魔是追求血脉纯净的极端保守主义者,是纳粹的化身。他带领的食死徒称呼血脉不纯正的巫师为「泥巴种」(mudblood),极尽羞辱。

◎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电影中,食死徒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在赫敏手上刻下「泥巴种」字样。

图片来源:Quora
为了追求建立一个纯粹的巫师世界,伏地魔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用了所有不光彩的手段,动用了自己看不上的所有力量,如巨人、狼人、妖精等等。
与之相比,「政治正确」拥护者的追求恰恰相反,他们追求极端的多元化,越弱势的群体就越是天然正确,越是少数就越是尊贵。但除了目标不同,他们在手段上却和伏地魔和他手下的食死徒愈发相似,只要能够消灭敌人,一切手段都可以使用。
伏地魔对身边人没有怜悯,只对未来「纯净」的世界感兴趣。他可以随便杀掉跟随自己多年的人,如斯内普,只要没有利用价值,就可以牺牲。同样,他对身边人的喜怒哀乐从不关心,只关心他自己的雄图霸业。
那些食死徒在这样的团体下也都表现出同样的心态,他们对彼此不信任,对「背叛革命」的人斩尽杀绝。
可是,世上没有绝对的「纯净血统」,也不可能有绝对的「政治正确」,追寻这样的价值最后只会对身边的人造成伤害,不断对同道中人进行迫害。
他们的理想不可能完成,但在追寻理想的路上已经双手沾满鲜血。
所幸,极端「政治正确」的幽灵还没有完全遮蔽天空。
在《哈利·波特》的粉丝中,还有很多人是支持罗琳的,至少在20周年纪念这件事上支持罗琳参加。
他们只是以最朴素的道德感认为,《哈利·波特》的作者,魔法世界的创造者应该有权参加纪念自己作品的活动。他们说,没有罗琳,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根本不会存在,他们区分得清一个人的言论和一个人的作品,也区分得清对一个人的观念和权利。

◎ 支持罗琳的人在推特上写道,不让罗琳参加纪念是一种耻辱,没有罗琳就没有魔法世界。

图片来源:Twitter
罗琳写小说的时候,也许已经料到,伏地魔永远不可能被完全消灭;
但她没有料到的是,作为一个巫师世界的创造者,她有朝一日却亲身经历了一场「猎巫行动」。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明白知识,微信号:mingbaizhishi。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诚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