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拜登急了!强硬表态要取消阻挠议案,中期选举前的这根“救命稻草”他能抓住吗?

关注后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或加小编微信causeditor入内容分享群,看更多平时看不到的内容.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何伟笔下的大时代:我的中国贫困学生进城之后

1月13日,美国众议院投票批准了合并两个投票法案的措施,即《投票自由法》和《约翰·刘易斯投票权促进法》。接下来,它将被送到参议院投票,而一场恶战正即将在那里打响。

投票权法案,是民主党对于共和党各州不断限制投票权的回应,也是在拜登的支出法案搁浅后,民主党翻盘中期选举的最后希望。此前,参议院共和党人利用阻挠议案程序对投票权法案百般阻拦,一度令其停滞不前。

就在1月11日,拜登亲自前往亚特兰大,并在那里一改往日的温和态度,强硬喊话参议院,要求他们立刻改变阻挠议案规则,以顺利通过投票权法案。一向以遵守参议院规则闻名的拜登如今也“急了”,标志着两党对立达到了新的高度,也展现了民主党目前所面临的内忧外患。

拜登惨遭“抵制”:我们需要看到实际行动!

1月11日,正值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前夕,拜登与副总统哈里斯来到了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在这里,拜登为马丁·路德·金和他的妻子献花致敬,同时还参观了历史遗迹的埃比尼泽浸信会教堂。

不过,更引人注目的是,拜登在参观结束后,于亚特兰大针对投票权和阻挠议案问题发表的一番讲话。其中,拜登不断强调自己的耐心正在被逐渐消耗光。他用手敲着讲台提到:“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在与国会议员们进行着安静的对话。但现在,我厌倦了保持安静。”

The White Hous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此前,由于投票权法案在参议院持续被共和党以阻挠议案阻拦,民主党内部早就就修改阻挠议案一事进行了多次谈话。而拜登这边,他的态度已经明显要比曾经急切了许多。

他在讲话中说道:“我们的民主目前面临的威胁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必须想办法,立刻通过这些投票权法案。我们需要辩论,投票,让多数人能够占上风。但如果连这都要被阻止,那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改变参议院的规则,包括取消阻挠议案。”

拜登还持续向参议院施压:“我们会选择民主还是专制?光明还是黑暗?正义还是不义?我很清楚自己的选择,但问题是,参议院的选择又会是什么?”

作为一名自称为“制度主义者”的参议员,拜登在大部分职业生涯中都在为参议院一些晦涩难懂,甚至有些不合常理的规则辩护。如今,在党派政治的不断冲击下,曾经那个珍视规则的拜登也早已不复存在。

同时,拜登的“爆发”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作为任职36年的老参议员,且以“两党共识的建立者”自居的拜登,一直以来都被视为两党合作的最后希望。当连拜登都放弃两党共识时,可以想象,美国的两党对立已经到了如此糟糕的程度。

The White Hous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不过,佐治亚州的人民目前也在面临困境。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拜登曾在佐治亚州以11779票险胜。但在共和党的影响下,佐治亚州也已经修改了投票规则,例如扩大了对选民的身份证要求,对提前投票实施了新的限制,甚至还禁止向排队投票的人分发食物和水。

而即使拜登亲赴亚特兰大讲话,许多当地的民权组织却已经不再信任拜登,反而发起了“抵制拜登”的行动,拒绝支持拜登的演讲。他们认为,拜登政府对于共和党州的这些行径仍然缺乏行动,而只是来佐治亚州讲一些“场面话”,这是不可接受的。

“黑人选民问题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抵制拜登演讲的克里夫·奥尔布莱特在他演讲前提到:“我们不需要一个新的演讲,我们不需要他(拜登)来佐治亚州把我们当做政治工具,我们需要看到实际行动!”

同时,一些组织虽然并不抵制拜登的到来,但他们仍然希望拜登不要只说不做。“美国民主宣言”组织主任贾娜·摩根表示,她对拜登的演讲持“谨慎的乐观态度”,但她认为这只是第一步。摩根提到:“我们将密切关注,以确保他(拜登)能够对这些言论采取后续行动。”

也正如奥尔布莱特所说:“如果他(拜登)说接下来的7天是历史性的关键,那么他在发表演讲后必须全力以赴,举行各种会议,从曼钦那里搞清楚他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希望他能够像当时推进基础设施法案的时候一样努力。”

投票权法案是什么?

《投票自由法》由乔·曼钦等一系列民主党人提起,其目标是为了制定一个所有州在管理联邦选举时,必须遵守的基本规则。目前,参议院的50名民主党人全部支持这一法案,但共和党将其视为联邦权力的过度扩张。

其中,这一法案规定了将选举日定为公共假期,要求选民在投票当天登记,保证所有选民们都可以使用邮寄选票,已经恢复前重罪犯出狱后的联邦投票权。

同时,《投票自由法》还禁止了党派势力对选区的划分,最大限度地打压“格里蝾螈现象”。在防止政治黑钱方面,《投票自由法》也规定了相应措施。

约翰·刘易斯(中)与南希·佩洛西(右)。United States Congress, Office of Nancy Pelosi,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而《约翰·刘易斯投票权促进法》则是以2020年去世的佐治亚州国会议员和民权运动家约翰·刘易斯命名。这一法案将恢复的是联邦政府监督州投票法,以防州层面歧视少数族裔选民的权力。除了民主党以外,目前唯一支持这一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只有丽莎·穆尔科夫斯基。

其实,这一权力早在1965年民权运动时期的《投票权法案》中就被提及,当时要求有种族歧视历史的九个州在改变选举人选之前,必须获得美国司法部或联邦法官的批准。

但在2013,这一政策遭到了最高法院的废除。此后,一些保守州立刻开始修改新的投票法,严格要求选民的身份证明。而在2020年特朗普主导的“选举阴谋论”风波之下,共和党各州修改选举法的行为也达到了顶峰。

因此,《约翰·刘易斯法案》目前要做的,就是锁定在过去25年内多次侵犯投票权的州,并限制它们在更改投票规则前必须得到联邦的“预先批准”。

来自共和党的阻挠

可以看出,民主党参议员们尽管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内部分歧,但他们对于投票权法案的态度却是一致的。只是,在阻挠议案的干扰下,仅仅是民主党人的内部团结还远远不够。由于阻挠议案60票的限制,民主党在几乎得不到共和党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只能乖乖认输。

电影《民主万岁》中的阻挠议案现场。United States Congress, Office of Nancy Pelosi,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此前,在《投票自由法》一经推出,共和党方面就在一年中三次以阻挠议案挫败了这一法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10月。去年11月3日,参议院共和党人再度阻挠了《约翰·刘易斯法》,将两项关键的投票权法案全部拦住。

对于共和党方面来说,阻挠投票权法案有几个原因。首先,共和党并不认为自己正在剥夺民权。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认为,是民主党在上次大选中过分滥用投票程序在先,共和党州才会开始限制投票权。

因此,受到特朗普“选举阴谋论”等刺激,在整个2021年中,全美19个州总共通过了34项限制投票的法律。其中,一些最重要的摇摆州,例如德州,佐州和佛罗里达州都受到了影响。

同时,德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也强调,最高法院当初只取消了《投票权法案》中过时的内容,并没有必要将这些内容再加回来。他争辩道:“少数族裔的投票力量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自1965年以来,我们已经取得了长远的进步。”

米奇·麦康奈尔。Gage Skidmore from Surprise,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更重要的,还是共和党需要在中期选举前截击一切民主党可能出现的反扑,以维持自己目前在民调中处于的优势。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去年10月就已经发话,不仅将投票权问题称为“民主党夺权”,还发誓要继续使用阻挠议案来阻止任何民主党支持的,或是共和党反对的政策。

不过,民主党人也在考虑新的方针。他们清楚,共和党方面已经基本放弃了两党协作。而不论自己提出任何法案,共和党都将会以阻挠议案予以否决。在共和党的封锁下,这是一场注定无法获胜的战斗。

因此,改变阻挠议案,即从根本上改变规则也就成为了民主党唯一的出路。

民主党该怎么办?

尽管民主党方面普遍支持投票权法案,但在遇到修改阻挠议案的问题时,两位知名温和派民主党人——乔·曼钦和克里斯滕·西内玛还是打了退堂鼓。

其中,民主党参议员们早就与曼钦就修改阻挠议案的问题进行了数周的谈判。但直到1月11日,曼钦在接受采访时仍然表示自己对修改规则并不感兴趣。他提到:“我们需要一些正面的规则改变,一些两党可以合作的改变……废除阻挠议案不会让现在的情况变得更好。”

乔·曼钦。Senate Democrats,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曼钦和西内玛之外,一些民主党参议员也对阻挠议案的修改犹豫不决,并认为这很可能会影响到美国的民主基础。其中,与西内玛一样来自亚利桑那州的马克·凯利就表示,自己仍然没有决定是否该支持修改。

然而,中期选举迫在眉睫。民主党能否在此之前赢下一场新的决定性战役,将直接决定了其在中期选举中的生死。正因如此,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已经将马丁·路德·金纪念日(1月17日)设为了修改阻挠议案规则的最后期限。

同时,鉴于目前民主党内对于修改阻挠议案仍然存在着分歧,民主党方面也在权衡一些更温和的手段,以避免完全取消阻挠议案。

例如,阻挠议案可以恢复以前的要求,即发起阻挠的参议员必须在讲台上进行“马拉松式”发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秩序提出阻挠意图即可。这能够加剧阻挠议案的提出难度,降低其被滥用的可能性。

不过,不管是要直接抹除还是进行修改,民主党仍然需要做到步调一致的团结,并且要面临着单方面修改参议院规则的风险——若是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掌控国会,这很可能会遭到共和党的打击报复。

对于民主党来说,截止日已近,留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可能也没那么多了。接下来的几天,将很可是他们能够扳回中期选举败势的最后机会。但即使阻挠议案得到修改,甚至被彻底取消,这又能否改变美国日渐分裂的政治局势呢?

参考来源:https://www.cnn.com/2022/01/11/politics/biden-atlanta-voting-rights-speech/index.htmlhttps://www.cnn.com/2022/01/07/politics/voting-rights-electoral-count-john-lewis-act/index.html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biden-voting-rights-filibuster/2022/01/11/ada7ce66-72dd-11ec-b202-b9b92330d4fa_story.html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1/10/democrats-filibuster-vote-526863?nname=playbook&nid=0000014f-1646-d88f-a1cf-5f46b7bd0000&nrid=70b80b81-9772-4a74-83a9-66b876359c39&nlid=630318https://www.nytimes.com/2022/01/11/us/politics/biden-filibuster-voting-rights.htmlhttps://www.nytimes.com/2022/01/11/us/politics/biden-filibuster-senate-history.html?action=click&module=RelatedLinks&pgtype=Articlehttps://www.nytimes.com/2021/12/20/us/politics/filibuster-senate-voting-rights.htmlhttps://www.nytimes.com/2021/10/20/us/politics/voting-rights-filibuster-democrats.html?action=click&module=RelatedLinks&pgtype=Article
出于各种原因,我们决定把大部分深度内容转为会员服务。为了给用户提供更好更完整的内容,我们开发了会员专属网站。成为会员,您每周就可以在网站上浏览过往和每周新更的超十篇的深度内容,在推广期,定价是每月10元,就是说,每个月10块钱,可以看到几十篇优秀的深度报道。
同时,我们还会为您提供邮件服务,网站更新的深度文章,您可以通过邮件接收。网站地址:https://www.caus.money/
以下是我们近期刊发的一小部分内容。
当更多人识字和上网后,为何印度会变得更偏执而不是更自由?默里·萨布林预测:下一次经济衰退将在2023年左右到来经济学之战:美国的大政府时代又要回来了?何伟笔下的大时代:我的中国贫困学生进城之后大西洋月刊:Facebook,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号称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到底有多民主?在活力、全球化及垄断三方面,美国企业现在还能打几分?拜登儿子亨特变身知名艺术家,高雅的艺术品市场为何这么黑?金融时报:数据告诉我们,美国民主可能会走向奇怪的死亡深度:当科技巨头们的权力超越各国政府,世界将会发生什么?这个加拿大程序员开的公司,为何能击败亚马逊成为“无处不在”的电商
为什么外国人不愿意投资日本?新驻华大使伯恩斯上任,他将为动荡的中美关系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