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万万没想到美国居然还有一个新冠不存在的地方???我的佛罗里达探险记




我们定好圣诞节的佛罗里达之行的候,疫情的形势甚是喜人——全美病例不断下降,疫苗接种率节节攀升,感觉要不了多久就要结束了


突然的,Omicron横空出世。这疫情反复就像避孕失败,眼看老二就要上大学了,转眼又来了个老三,一夜回到解放前。
一边看新闻说这种病毒的传播力有多猛,再看看我家老的老(牛姥姥),弱的弱(牛爸),心里的小鼓打得砰砰砰响。
“美国已经有变种病例了,我们要不要取消旅行啊?”我关掉新闻,叹了口气。
“再等等看吧。反正现在取消和提前一天取消是一样的,机票钱都不退。”牛爸眉头紧锁。
我不吭声了。五口人的机票是一大笔钱,扔了真的很肉痛。

不能就这么投降,努力一把!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全家大人去打了加强针,牛妞牛妹也接种了第一针儿童疫苗,出门也是小心翼翼。



“飞机上人那么挤,真的没问题吗?要不我不去算了。”眼看出行的日子就到了,牛姥姥又打退堂鼓。

“别呀,戴双层口罩,KN95在里面,医用在外面。都说了飞机上传染的几率不高,很多人一直在飞都没事的!”我安慰她。牛姥姥这两年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个去海边透透气的机会太珍贵了,不想她放弃。


于是,我们全家老小,疫苗护体,口罩加身,酒精傍手,兴奋又有些忐忑的踏上了旅途。

机场人很多,社交距离是没法保持了,好在所有人都戴着口罩。飞机上除了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大叔吃完饭过了好久才戴起口罩,被我狠狠的用眼神谋杀了无数次,一切无事。

6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坦帕。进入机场大厅,立刻感觉到——我们是在异乡了


西雅图的机场内是规定一定要戴口罩的,可是在这里,周围行色匆匆的人群里面不时有一两个光着脸的,袒露的上呼吸道器官刺痛了我的眼睛。
这种地方,他们露出屁股都不会让我这么不自在。
取行李的时候,周围一家四口人闲闲地站在我旁边,不知何时那口罩就掉到了下巴上,我赶紧一个箭步闪开,飞速地抢了行李就逃。

等候取车时,排在我后面的一个年轻女士也是这么兜着个“下巴尿布”,和身旁的同伴不停谈笑。我站在她前面觉得如芒,哦不,如毒在背,跑也跑不掉,只好拼命往前挪。可她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在躲她,我往前一寸,她也贴进一寸,我往前一尺,她贴近一尺。


“对不起,你可以把口罩拉起来吗?”我忍无可忍,回头客气的对她说。
她睁大贴着浓密假睫毛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几秒,好像无法理解我说的话。然后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往后退了一步,不情不愿的拉起了松松垮垮的口罩。

她的口罩是镶满水钻的那种。别说病毒了,蚊子都挡不住。

把全家人塞进车子,我给所有人消一遍毒,牛爸飞快地往郊外租的房子开去。
走吧,离人群远一点,再远一点!
“对了,今天晚上克里斯不来房子里住,他们去城里看比赛了。”开车去房子的路上,牛爸说。


“橄榄球。说是要在Tom Brady退役前去看一次,本来是克里斯带大卫去,后来珍妮也搞到票,就都去了。”

克里斯是牛爸的弟弟,现在正在和老婆孩子一起看比赛。

“什么?那体育场里人超级多的!他们戴口罩吗?”我炸毛了。
“我不知道,也没问。”牛爸说。
“你跟他说,要他们戴,普通口罩还不行,要N95啊!”我又急又气:“现在Omicron那么厉害,还跑去那么多人的地方,你妈和我妈年纪都那么大了……”
“我怎么说……这种事怎么好跟他说……”牛爸口气有点不耐烦了。他们兄弟俩平时几乎没有联系,戴口罩在美国是和宗教政治一样敏感的话题,不是特别熟的人之间都不开口问的。
“那我们在外面呆着,在房子里就戴口罩,保持距离吧。”我气呼呼挤出这句话。他不想做恶人,那就让我这个当嫂子的做吧!

我们租的Airbnb是一栋分成两套的房子,婆婆和弟弟一家五个人住大的,我们全家五个人住小一点的。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牛爸已经出门去接弟弟一家了,到快中午才听见车开进来,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往家走。

我探头一看,果然都没有戴口罩。
我赶紧退回屋子里戴上口罩,再出门迎接。见面肯定是要拥抱的,我屏住呼吸,飞快地抱完弟弟弟媳,然后弹出一步,笑眯眯地打量他们。
“比赛怎么样?Tom Brady厉害吗?”弟弟弟媳都没什么大变化,倒是他们的儿子,上次见还是个十岁的小朋友,现在已经长到1米9,比牛爸都高了。
“挺精彩的,可惜输了呢!”弟弟话没说完,已经被我拖进了房子,婆婆张开手臂迎了上来,一群人马上淹没在重逢的热闹琐碎里面。


“妈妈,我想过去玩,要戴口罩吗?”牛妞和牛妹站在门外问我。


我又朝屋子里望进去:亲亲热热的一群人,婆婆,弟媳和两个大孩子在灶台边围着,牛爸和弟弟在沙发上倒着,谈笑风生,悠然自得。
“不用戴了,进来吧!”我替她们摘下口罩,自己也拿下来放进口袋里。

“妈妈你不是说要戴吗,为什么又不用戴了?”

因为你妈妈是怂人一个呗。

这种时刻,就算是20多岁的牛妈也没有勇气冲进去说:“你们,都戴上口罩,别传染病毒给我们!”
再说,就算我们戴,牛爸不戴又有什么意义?


孩子们欢呼雀跃地跑进屋去了。可我心虚的很——这话说得毫无逻辑。
可是疫情和亲情,哪个又讲逻辑呢?

两天多的时间我们几乎都泡在家里没有出门,吃饭就随便泡个麦片做个三明治打发掉了。大房子里有游泳池,大浴池,乒乓球和各种游戏,换着花样可以从早玩到晚都不腻。一大家人聚在一起的确是快乐无比,病毒不病毒的也就抛到脑后了。
但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隐隐的担忧就像佛罗里达的阴蚊子一样缠了上来。
“如果弟弟他真的们看比赛被传染,我们肯定是逃不掉了。”躺在床上,我叹了口气。

“那他们还在潜伏期,没有传染性的。”牛爸不以为然的翻手机。

“变种不一样的,谁知道。”

“嗯……现在担心也没用了,睡觉吧!”
担心是没用,但老人和孩子是被我拖来的,要是她们有事我得内疚死。要是……万一……
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睡着了,窗外热带的冬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就这样一半是阳光,一半是雨水的到了第三天,所有人都还是活蹦乱跳的。孩子们在泳池里泡整天也没有咳嗽打喷嚏,只是皱成了枣子。婆婆和弟弟一家都要回去了,我们不想大老远飞来只玩两天,所以在坦帕城内定了酒店再多住两晚。


我哪里知道,我们的历险这才刚刚开始。

酒店前台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把门卡从塑料挡板后面递给我们。

好,很好,到底是名牌酒店,看来防疫管理的不错。
来到电梯厅,赫然看见里面已经有两个人——都没有口罩。我们远远站着等,电梯来了,我又吓了一跳——出来的人也是光着一张脸。
“我看到好多人在室内都不戴口罩,你们不管的吗?”再出门的时候,我找到大堂经理告状。旁边的休息区三三两两坐着人,一大半都是没有口罩的。
“只要你接种了疫苗就可以不戴口罩了。”经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布口罩。
“什么?”我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规定,在我们那儿只要在室内口罩是必须的,不管接种没接种。
经理没说话,引我到大门口,指了指玻璃大门,门上贴着几行字:未接种者在室内需要戴口罩。
“你们也不查疫苗卡的呀,怎么知道谁没接种!再说,打了疫苗也会传染,也是有风险的!”我声音大起来。

“你是从哪里来的?”经理没头没尾的问了句。

“华盛顿。”
“那就是了,这里是佛罗里达呀!”


这里不仅没有特别安全,疫情一来一直是美国的重灾区,哪怕是现在日增还是上万呢!
后来我才明白,佛罗里达特殊的不是地理位置,而是这里的人啊!
晚上我们沿着水边散步,顺便找点东西吃。走了好远才在一个公共溜冰场旁边看见几个卖快餐的小摊子,周围已经围得水泄不通。溜冰场里更不用说了,那不是溜冰,是在冰上蹦迪。

“我们往市区里面走走吧,别在这里吃。”我觉得一张嘴就能吃到别人喷出来的口水。

又在市区走了好久,不是酒吧就是人挤人的餐厅,孩子们都嚷嚷着饿坏了,我们才找到一家卖三明治的快餐店,像沙漠里看见水井一样满怀希望的奔过去。

一进门我就后悔了。
虽然这里的老百姓随意,但是我们碰见的商家,不管是酒店还是餐馆都还是有防疫措施的。可这个柜台前跟我们四目,哦不对,是六目相对的两个黑人小伙子,就那么大剌剌的光着脸,见到我们,黑色的脸上露出两排闪的刺眼的大白牙。

“你好!请问要点什么?”一个小伙子大声说。店里只有我和牛爸两个人,牛姥姥带着孩子在外面等。

我定在那里,飞快的考虑是不是要转头就走。但是牛爸已经发话了:“给我们两个意大利三明治。”

三明治是现场做的,拿了面包,面前的大铁盒子里装着各种材料:香肠,火腿,生菜,酸黄瓜……用手哩哩啦啦的抓起来,再一层层铺在面包上。


我死死盯着我的三明治。他们的脸就在上方不到两尺的地方,鼻孔在呼吸,夹菜的那人一头黑黑黄黄的脏辫晃来晃去,我仿佛可以看到飞扬的头屑落在刚放进去的香肠上。啊?什么?不,不要辣椒,请不要跟我讲话,你的口水会喷到面包上。


没有哪一次,接过的三明治像这次一样这么沉甸甸的。


等等,这句老话好像也不能用在新冠上。病毒会通过食物传播吗?会吗?

不能多想,你在佛罗里达,这是个不讲逻辑的地方。
坦帕位于佛罗里达中西部,是佛州第三大城市。整个市区紧靠海湾,风景优美,餐馆和商场林立。这里有以超级惊险的过山车著名的游乐场,离迪士尼世界也不过一小时车程。

但是,这种人多的地方我们当然不会去。
沿着海湾散步,赫然一只硕大的鳐鱼出现在眼前。“水族馆!我们要去!”孩子们立刻雀跃起来。


好吧好吧,去就去,出门度假,总得满足你们一下。


你怎么又疏忽大意了呢!不是说了这是个不讲逻辑的地方吗?
不是周末,水族管里也是满坑满谷的人,戴口罩的不到一半。也没有人强制。
孩子们跑来跑去看鱼,我跟在她们后面战战兢兢的看人。


这是我逛的最累的一次水族馆。但是,只要孩子开心,不是就值得了吗?

等等,这话不对。就算她们开心,万一在里面中招了,那可就太太太不值了!
在佛洲的灿烂阳光下,我脑子里一幕幕的回放着在水族管里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碰的每一样东西,心情像被墨鱼喷过一样黯淡下去了。

你不能怪水族馆,不能怪佛罗里达,只能怪你是个不能坚持原则的妈妈!

掉一次坑是我无知,但我会学乖。室内的场所是万万不能再去了。

可是,不代表没有别的坑等着你。
孩子们想吃冰淇淋,我让她们留在房间里下楼去买。酒店旁边的冰淇淋店,不到20平米的店面闹哄哄的挤了3,40人,队伍像蛇一样在店里绕了两圈。
为什么不在门外排队?你傻呀,外面刮风啊!
四周的年轻人露出洁白的牙齿肆意谈笑,我在队伍里拉紧口罩瑟瑟发抖。

走吧,不瞎挤了,不值得。

可是答应孩子们给她们冰淇淋,附近除了这一家没有其他的。已经排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多那么一时半会儿了。

好像等了一个世纪,终于轮到我前面一对胖胖的母女。她们在五彩斑斓的冰淇淋桶前面却停住了,抱着胳膊指指点点不知在讨论什么。

“请给我尝一尝枫糖香蕉的。”妈妈对服务员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们居然要!试!吃!
柜台的两个年轻服务生已经忙疯了,后面浩浩荡荡等着40个人,店里嘈杂闷热,这两个人像在自家厨房一样悠然自在,吃完了香蕉的,又要吃薄荷的,再尝尝巧克力的,丢掉4,5个一次性的小勺子,才慢腾腾的点了两个冰淇淋。


我收回之前的话,要是我得新冠了,怪的就是你们俩。

好不容易等到她倆扭着胖屁股离开,我一个箭步冲上去点单:口味,大小,用什么蛋筒——一个废字都不说——超市里结账后面有人排队都不会在口袋里找零钱的人,这种情况别说试吃了,服务员给我打错了我都接着。

那两个柜台后面的年轻人,一男一女都是学生的样子,薄薄布口罩后面的脸蛋被忙碌和闷热熏得通红,一刻不停的跟毫无遮挡的人们打招呼,点单,打冰淇淋,收款,说再见。


还是说,你们根本就不介意,不相信有病毒?

不讲礼貌,还是不讲理智,佛罗里达,你究竟是哪一种。

“好了,你们玩了半天游戏了,得出门走走。”我打断横七竖八倒在床上玩游戏的两个小孩。假期的最后一晚,我可不想在房间里对着屏幕度过。
“晚上能去哪儿?又不能去室内。”牛爸眼睛没离开手机。
“我查到附近有一个露天的步行街,晚上去散散步顺便吃个便饭一定不错!”我为自己找到一个又好玩又在室外的活动得意不已。

从停车场出来,才发现我们被当地的年轻人包围了。几个街区都是时髦的商店和餐馆,街上人流如织,店里更是摩肩接踵。所有的餐馆都是爆满,桌子一个挨着一个,人们谈笑风生,来去穿梭。
为什么我知道都是当地人?因为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之前去的地方起码还有小猫两三只戴,一看就知道是外地来旅游的。而现在方圆500米只有我们一家五口罩着脸。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正常又正确的事,但是当自己成了少数派的时候浑身就不自在起来,觉得自己反而是个头上长角的异类。


走了半天也找不到个清净的地方吃饭,最后在一家披萨店外的空沙发坐了下来,一家人挨着火炉就着冷风啃了块披萨当晚餐。

我的身边隔着一块落地玻璃窗就是餐厅的小舞台,一个歌手坐在台上弹唱着吉他,在紧紧围绕他觥筹交错的人群中间,显得无奈又无助。

在我们州,公司能在家上班的都在家了,必须要外出跑生活的,尤其是服务类行业,人们是抱着即尊敬又同情的心情,接触的时候一定是小心又小心的。

而这个飞机几小时之外的地方,却是完全另一番天地。人们在太平盛世的幻影下无所顾忌的歌舞升平。


在坦帕的最后一天,我们去参观了一个鳄鱼收容基地。本来不打算再去人多的地方凑,但是牛爸在网站上看见有“私人参观”票,就买了全家的。
到了门口才知道,所谓“私人参观”,是一个导游带着四个家庭一起进去看。另外三组人也是拖家带口,加上我们有近20个人。

我气的真想转身就走。可是已经来了,票钱也不能退,孩子们激动不已要看鳄鱼。
我只好又一次放弃了我的底线。


导游出来和我们打招呼,是一个肤色黝黑,矮矮壮壮的年轻女士,光着脸。人们往门口聚拢过来,我们全家默默的戴上口罩。
“咦?是要戴口罩的吗?”旁边的一个男的问我。

“嗯,还是戴着吧,人挺多的。”我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罩,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

“需要戴口罩吗?”他扭过头喊着问导游。

“不需要的,你想戴就戴,不想戴就不戴!”导游愉快的说。

拿出来的口罩又揣回了兜里,就像我刚刚燃起的希望。

进园子之后,我们全家走在最前面,尽量和队伍拉开距离。

“你们小朋友胆子好大,不怕鳄鱼的。”见牛妞和牛妹跑得远远的去看鳄鱼,导游跟我说。

哎,和你们比起来,鳄鱼一点也不可怕啊!
鳄鱼和我们之间有笼子,病毒和我们中间只隔着薄薄一层火熔布呢!

哦,错了,我在说什么呀,什么病毒?
这是佛罗里达,病毒根本不存在的嘛!

佛说:你心里有什么,你看到的就是什么。
再次来到机场的时候,我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义。五天前这个地方是个让我焦虑不已的大毒窝,变成了井然有序的庇护所。


而安全宁静得不像话的西雅图,正在不远处朝我们招手呢!
回到西雅图以后我们心里不安,自我隔离了几天。万幸的是,我们都没有中招。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佛州已经日增近十万,全美日增达百万。
我们州也有所猛增,但是学校照常开学,防疫措施不变
而国内西安,天津等地已经封城几天了。

世界之大,隔几座山,几个海就是换了人间。病毒也许是有逻辑的,但是我们人类社会没有。
所以,只能每个人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祝你们都平安健康!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牛乱画,微信号:niuluan78zao。本文作者牛乱七八糟(也叫牛乱,牛妈),知名旅美漫画家。!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