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指南

别在国内抱怨了
去给美帝添点乱子吧

KIT 46 | 科尔比录取:喜获ED2全奖录取,轻轻松松年入50万!


本期KIT主角来自三士渡2022申请季科尔比ED2录取学员W同学。因被UWC的教学理念深深吸引,W同学普高入读一年后半奖申请转到了海外UWC。又因对奖学金的客观需求,在美本申请规划选校时一直把奖学金放在第一位。ED1因申奖史密斯被拒,最终ED2如愿所偿获得科尔比的全奖录取!


她是如何从普高走上留学的道路,申请奖学金又经历了哪些探索?一起来看看她的故事!


ED2 翠鹿档案


标化:多邻国130


高中背景:2年普高+2年UWC


主要活动:中日青年会议大陆筹委/总筹委,学校大型文化会议,性别研究活动,学校社团社长,校文化晚会编剧+表演,自制纪录片,反亚裔仇恨研讨会,学生会主席,线上支教3年,学校peer listener


奖项:原高中校内奖学金*2,YOC Excellent Award,Media Review Honorable Mention,Social Justice Art & Writing Competition Shortlist,英国数学竞赛金牌UKMT Gold Medal,英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优秀证书BMO Certification of Merit


申请方向:媒体研究、社会学和性别研究

01

为什么会从普高转到UWC?


在UWC发offer之前,我没有考虑过大学出国读书这个选项,当时我的校内成绩还不错,参加高考也是我一直的计划。不过我觉得我是有点特别的普高生,比起埋头学习,我更喜欢搞些有意思的活动。


感谢我初中时的老师,让我有机会在那时候参与了学生会和社团的工作,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传媒相关的活动。当时我们出了不少校报,学校老师和同学都特别支持,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到高中之后,在校内当选了学生会主席和班长,因为做的还不错所以获得了连续两年的奖学金,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去香港参加了中日青年会议,去北京参加了一次模联,学校国际部有人组织线上支教,我也都报名参加了。



当时参加这些活动都是无心之举,只觉着还挺好玩,但是在这之后,特别是从香港回来之后,我就对UWC产生了特别的好感和向往。所以在收到UWC的半奖offer之后,满心都是想要去,根本没有想接下来申请大学的事情,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了。


但是我和家人关于去不去的问题吵了很久,一方面是疫情当时比较严重,另一方面就是我们之前对出国一点都不了解。此外就是没有足够的经济准备,光是读完IB两年家里就已经是比较困难的状态了,如果本科不拿全奖肯定是行不通的。


但当时我实在是太想去UWC了,深深被其理念吸引,软磨硬泡之下,爸妈还是同意我去了。

02

三士渡对你的申请规划提供了哪些帮助?


当时谈了不少中介,最后还是选择了三士渡,一方面三士渡在UWC的口碑一直很好,我的学姐学长有一大半都在三士渡。之前中日青年会议也是三士渡赞助,让我很有好感,而且当时和规划老师谈的时候也给我救我于泥潭之中的感觉,提供的服务涵盖的方面非常多,课内课外的提升都要多亏三士渡的帮助!


在寒假签约三士渡之后,距离申请季开始就只有半年了,对我和规划老师来说都是极限操作。


首先是标化方面,在签约之后规划老师就建议我迅速把托福考出来,虽然我考了不少次,但是直到要提交成绩之前也没上110,托福是我申请中的一个短板。当时规划导师建议ED学校可以用IB成绩waive托福,所以我ED的时候就没有交语言成绩。以防万一,我在交完ED1和EA之后转战了多邻国,出了130的分数,后续ED2和RD的时候提交了这个语言成绩。SAT因为时间实在是太急就没考了。


其次是活动规划方面,在寒假之前我手头上仅有的活动和奖项都没有重心而且含金量存疑,模联和中日青年会议都是作为参会者,两个奖项都是数学相关。所以导师建议我暑假里参加了YOC、Media Review和Social Justice Writing& Art比赛。我自己在做课内课程要求的田野调查同时制作了短记录片,和同学一起在国内组织了反亚裔仇恨的研讨会,以及因为我自己还对中日青年会议念念不忘,也申请了21年会议的筹委,并且22年成为了总筹委之一。


在写活动介绍里,我们强调了在各个活动中和Media相关的部分,比如YOC我写了做了多少多少采访、短记录片我学习了哪些知识以及在研讨会里我主要负责宣传,所以最终就确定了整体的申请形象——媒体研究和社会学。


03

可否分享一下文书写作的过程?


暑假里导师邀请我去上海线下写文书,我们花了大部分的时间Brainstorm和写Outline,我觉着这点很重要,没有当时的Brainstorm我都意识不到原来我过去的18年生活中有那么多可讲的故事。


写文书这段时间对我来说也是重构自己的一段日子,从没有那么认真地去剖析自己,在导师的帮助下站在第三视角去了解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了解自己的过程也是我逐渐构建起自信的过程,看到自己克服了那么多的困难,有过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我学会了和自己和解,我觉着这是我在写文书时关于个人成长最关键的部分。


此外就是,在此之前我从没进行过那么大量密集的英语写作,在导师的指导下我尝试了多种的文章结构形式,比如说我提交给Colby的主文书是采用了非常规的写作顺序。


我在文书里主要讲了两个故事,用小标题隔开。虽然它们是独立的故事,但是它们都有共同的关于Leadership的主要线索在,而且两个故事是循序渐进、体现成长的,集合了我关于家庭、跳舞、身份认同和Leadership的思考。除此之外,正好我在大多数活动里都是组织者,Leadership这条线索也将我的大部分活动串联了起来,使得我整个的申请形象更加立体饱满。



在语言的精炼方面我的个性化导师尤其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完成最终稿之前我们大概改了有近十稿,其中不乏很大的改动,但是多亏了导师的耐心和精益求精的态度,才最终打动了Colby招生官。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点,我是一个非常拖延的人,两位文书导师经常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没有她们就没有现在的我,我也在导师的督促下努力改掉这个问题。

04

可否分享一下申请大额FA的经历?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大额FA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是必须条件,在签约时我们就和规划老师讲了这个需求,所以在选校方面一直将给大陆学生FA的学校为目标。


加之在UWC体验了小班式教学和涵盖各方面的IB课程之后,我觉着文理学院的博雅教育很适合我。两个因素叠加,我们将目标院校定在了文理学院、一些大学在中东的卫星分校还有香港的大学。


在申请文理学院这一方面,因为除了阿默斯特之外的文理学院都不是Need Blind,同等条件下申请FA录取难度骤升,所以需要将目标院校降级才能更保险。此外由于UWC的特殊性,有些文理学院对UWC学生非常友好,给offer和给FA都更大方,所以我们也将这些对UWC友好的院校单独列了出来。


我EA选择了Bard College,成功录取并给了每年7w刀的奖,我ED1申请了Smith College,结果好像听说史密斯今年拒了所有申奖的学生。在选择ED2学校和RD学校时我们就更加谨慎了,反复确认是否给大陆国际生发过奖,最后在12月底出了EA结果之后定下来ED2 Colby。


另外一点就是,申请奖的步骤还蛮复杂的,提供的材料也很多,有时候真的很让人恼怒。但是多亏了我的行政导师及时和我的家人联系准备材料,帮助我一起填表,超级耐心细致又Supportive,让我在濒临崩溃的时候得救。

05

有什么想对学弟学妹们说的吗?


第一点是从焦虑中抽身,不后悔已经决定的事情。我在UWC的第一年时刻都在焦虑,特别是第一学期,每天睡前都在后悔来这里,事后来看,这些焦虑和后悔虽然可以被理解,但是对于脱离困境是没有意义的,


解决焦虑的办法就是心中有规划并且按照计划执行,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可改变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身边现有的资源继续向前走。当然,提前做好准备能有效避免很多后悔的机会,但是人生不是公式,总有后悔的时候,但是也许有时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第二点我想说的就是接受现实,摆平心态,及时调整。现实有时真的很残酷,我们的出身、种族、身份认同,都是我们自己无法决定的,它们从我们出生就一路跟着我们,塑造我们。我一度因为申请FA降级申请院校而不甘心,看到身边的同学都在ED冲得特别猛,说不失落是假的。但是想到比起砸锅卖铁让我去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学校,充足的FA对于当前我的家庭是性价比更高的选择。况且在博雅教育中,院校不会限制我的发展,我成长的方向、速度、广度,都取决于我自己。希望这能也激励因为需要申请FA而陷入低谷的同学们。


第三点建议是改掉要命的拖延。我是拖延晚期患者,在写文书时经常遇到ddl前疯狂输出的情况,我之前经常以“灵感总在最后时刻爆发”为借口,但实际上,在最后完成的并不是出自于最好的灵感,不如让灵感多爆发几次,多修改几次,文书说不定会更好。


最后一点就是时刻保持感恩,对父母、对老师、对同学。我们在申请焦虑的时刻很容易忽略父母的感受,我们焦虑他们又何尝不焦虑?及时的沟通交流很重要,所以我经常和我父母介绍我申请的进程。另外老师和同学都是在申请季互相帮助的人,我们总期待着能从别人那里得到些什么,当别人陷入困境时我们也应该想想自己从他人那里得到了什么。感恩是解脱自己负面情绪的良药。


最后祝各位能得到自己理想的offer。世界正在向我们涌来,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